首页 >> 考古学 >> 收藏鉴赏
杨婧: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清代妇女再醮文约
2017年09月19日 13:55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杨婧 字号
内容摘要:在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过程中,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清理了一件《清光绪二十四年唐陈氏丧夫别嫁谷纯麒名下为妻杜后无累文约》,长41.5厘米,宽35厘米,共18行, 235字,纸质粗糙泛黄且有折痕,现将内容释读如下:甘立承认再醮杜后无累文约人唐陈氏情因夫殁数载。见证唐万和邹崇善成万全陈正喜陈正兴陈正发谷聘三谷吉太陈锦堂欧鹿苹代笔同在光绪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甘立承认再醮文约人唐陈氏(签押)。中国古代妇女的节烈观早在先秦时期便已形成,儒家提倡妇女不二嫁,孔子更是主张“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这种观念贯穿了男权至上的中国古代社会,成为约束禁锢妇女的枷锁。 关键词:妇女;再嫁;陈氏;谷纯麒;唐思文;前夫;再婚;世道;契约;酒食 作者简介:
  在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过程中,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清理了一件《清光绪二十四年唐陈氏丧夫别嫁谷纯麒名下为妻杜后无累文约》,长41.5 厘米,宽35 厘米,共18 行,235 字,纸质粗糙泛黄且有折痕,现将内容释读如下:  甘立承认再醮杜后无累文约人唐陈氏情因夫殁数载,膝下乏嗣,兼之世道不美且日食无度,耐难/素守,是以再三请凭族戚商议,自行央媒叠请不就,迄今请得谷洪兴从中说合为媒,另/行甘愿出嫁与谷纯麒名下为妻,即日凭证面议化氏夫灵铜钱四串,正水礼各套,眼同人证给楚去讫/但谷姓所虑氏族内族外及外氏人等日后妄索,是以预立字样,自认之后,氏只有随身衣物并无别/故至氏夫所受之业,悉行付侄领楚永远管业,醮后如有族戚藉故等情,一概有侄唐思文挺身承认/不得异言推卸。此系二家心甘意悦,并非押逼哐哄,今恐人心不古,特立承认再醮杜后无累一纸,付与谷姓为据。(签押)  见证  唐万和 邹崇善 成万全 陈正喜 陈正兴 陈正发谷聘三 谷吉太 陈锦堂 欧鹿苹  代笔  同在  光绪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甘立承认再醮文约人唐陈氏(签押)  文约,即文书契约,是双方或多方共同协议订立的条款,多涉及买卖、抵押、借贷、租赁、委托、承揽等事项,用以保障双方利益。现存最早的文约可追溯到距今两千多年的居延汉简,它的发掘让我们得知汉代契约的原貌,并可以将其对照文献资料,进行相关的研究。此后在新疆、敦煌、安徽等地也相继发掘或收集到自魏晋到宋元时期的文约。明清至民国时期,文约数量巨大,其内容所反映的问题也较多,除了财产关系之外,也涉及家庭和婚姻关系。  “醮”本意为古人婚嫁时举行的酌酒祭神的仪式,后用“再醮”逐渐演变为专指妇女再婚,称为“醮妇”。“水礼”相对于贵重礼物而言,特指酒食之类的普通食物。文约内容显示,唐陈氏丧夫多年且没有子女,面对艰难的世道无以度日,自愿再三央求族人亲戚请媒人说合,改嫁谷纯麒为妻。在出嫁之前,先备置酒食焚烧纸钱祭拜亡夫,再将亡夫产业悉数交于夫侄管理,自己只带走随身衣物。改嫁以后唐、陈两家如有争端,自有侄儿唐思文承担,与谷姓无关。为避免纠纷杜绝后患,在众多证人的见证下订立字据。  中国古代妇女的节烈观早在先秦时期便已形成,儒家提倡妇女不二嫁,孔子更是主张“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这种观念贯穿了男权至上的中国古代社会,成为约束禁锢妇女的枷锁。宋元以降,随着程朱理学的兴起,对女子节烈观的提倡更为严苛,甚至与男子的忠君相提并论,“忠君不侍二主,烈女不更二夫”。很多家训也明确表示妇女应该依从遵循节烈观,如王相母《女范捷录》载:“忠臣不事两国,烈女不更二夫,故一与之醮,终身不移,男可重婚,女无再适。”到了明清时期,这种观念更是深入人心。上层社会里,作为道德表率的皇室和官僚阶层,不娶醮妇是维护礼教伦常的应尽义务。官员们也都以身作则,因为社会普遍认为娶醮妇是“忘廉耻”的事,他们深知家庭关系若不能清正,也很难被相信为官刚正,虽然律令没有明确规定,但在官场里是绝对心知肚明的禁区。明清对官员之妻册封的条款里,也明确指出醮妇不得受封,《清律》:“再嫁之妇不得受封,所以重名器也。命妇再受封,义当守志,不容再嫁以辱名器。”妇女再醮在社会中上层阶级里受到很大抵斥,失去婚姻的女性承受着巨大的伦理压力。  但是,处在社会底层的醮妇,面临的除了名节压力外,更多的是严重的生存压力。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社会里,辛苦耕作是劳动人民获取温饱的唯一途径。醮妇们在失去家庭支柱之后,既要从事生产,又要操持家务侍奉翁姑,且和青壮年男子相比,女性在体力上的劣势不言而喻,如遇天灾苛税,生活便无以为继。到了清中晚期,国力衰弱民生凋敝,其生存状态更是雪上加霜,“闾阎刺刺之家,因穷饿改节者十之八九”,文约中“世道不美且日食无度,耐难素守”,是这一时期贫苦醮妇不堪生活压力的真实写照,再婚是她们的迫切需求和生存保障。加上清晚期男女比例失调,妇女资源相对稀缺,贫民因无力娶妻转而求娶醮妇的情况较为常见,所以“’从一而终’并没有成为部分中下层妇女的基本价值取向,至少与官府和理学家们的期望还存在着较大的差距。这不仅反映了民间文化与主流文化之间的错位,也映射了现实生活中妇女自身的诉求和主观能动性。政策性的规定不得不屈从于现实力量,清代中后期,在社会中下层家庭里,寡妇再婚的现象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孀妇再嫁的头绪也较为纷杂,一般会牵涉到娘家、前夫家和新夫三个不同家庭,特别是与前夫家族关系的处理,往往成为最关键和慎重的事情。再嫁之前,醮妇通常会确认并了结与前夫家族的经济或其他纠纷,避免干涉到新夫家庭。文约中“自认之后,氏只有随身衣物并无别/故至氏夫所受之业,悉行付侄领楚永远管业,醮后如有族戚藉故等情,一概有侄唐思文挺身承认/不得异言推卸”即可佐证。  (2017年9月19日7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ca88亚洲城